余未之

非人间

2016-03-14

和(v.)气(n.)随(v.)性(n.)

论文课老师要教我逻辑,
想起高中数学学的的推理演绎、比较分析、是非与非与或非、大前提和小前提。
桌肚里一本【论道】,因为上过【我的朋友金岳霖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看过那么多道理,仍旧写不好一篇文章。
把议论文当散文写,记叙文当小说写,小说当记叙文写,散文当议论文写。
样样通,样样都松。

批评且自我批评,并不是变得幸福的充分必要条件。

【文心雕龙】里讲,写作要和气随性,和与随都做动词。

什么都听书里讲,书也不给我糖吃啊。讨厌。

2016-03-12

涂鸦

全文链接 4热度

2016-03-12

理智与情感

老桩同我讨论过,做决定的话,理智与情感孰是孰非。

我的观点是,凭个性决定,这是自然的事,讲不好是非。若纯粹以结果来判断,影响结果的除了决断,有更多混沌因素,所以这个判断也难以立足。

再则,情感的满足与否,也是理智者难以割舍的考虑;对于冲动的人,客观上的得失,依然是影响情绪的重大变量。

如同我这么偏重情感的人,相信的那份直觉,也不过是用理智琢磨了一万遍之后,得出的那项最优解。

我用对问题的描述,回避了对问题的解答呢~

在现实生活中,很多情况下,一项问题的解决,并不是它被打磨到最完美,而是有其他更重要或紧急的问题出现,淹没了它。

像沙砾掩埋石碑。

像忙碌遗忘爱情。

2016-03-04

有一个完美的我在世界上

我在这里,劳动,同时受苦。
恼恨,并且欢乐。

有一个完美的我在世界上,我被她抛弃了,于是如蝼蚁,如墙角的淤泥,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,腐败不堪,粘稠而黝黑的淤泥,裹挟着碎石一般,残留的骨殖。

有一个完美的我在世界上,但我不能见着她。
有一个完美的我在世界上,但不是这个世界。

这个世界只有我在这里,一团腐败的淤泥。

拼命地,要从泥里,发芽。

全文链接 1热度

2016-03-04

柳枝儿絮絮叨叨抽出半寸的芽,
油菜疏疏落落地开好了花,
灰云暧暧昧昧半挂在空中,
阳光温温和和地望着她的头发。

2015-11-25

镜子

一、

刻舟求剑,缘木求鱼 。

若当不了好的学习者,与好的职人也只是南辕北辙。

这是我哥最大问题。

二、

当然,一辈子把自己定位成学生,也难成职人。

这是我的死穴。

三、

我若腆着脸问他:“哥,我看清楚你最致命缺点是什么了诶,你要不要听?”

他必定呼我一巴掌:“你不懂我的境界!”, 附带跳脚,“这哪是我的问题?你是在我身上看到自己的问题!快去反省!”

而我再追问我的问题是什么,他更不屑于答,只说“道不同”。

静如死水,不可开交。

这是已经试验过的事。

四、

我哥以无求有,我以有求无。这是道不同。

已经不相为谋。

至于谁先得偿所愿?

哼,他比我早出生那三五年,即便...

2015-11-16

风乎沂

如果我是大草原上,一头野牛。我思考的约莫也只是:哪片水草比较丰美;如何在狮子来袭时更好地求生…这与我现在想,怎么工作状态比较好;飞来横祸时如何面对?…… 好像也没有天差地别啊!! “我是人”是真的,我是“人”却是假的。

所以,在遇到坎坷的时候,那种“老天对我如此不公”“为什么是我呢?”的自怨自艾,自然有它的魅力,却实在不必沉溺。 “我坎坷”是真的,我“坎坷”却是假。

2015-11-16

画风差异之大,只好用文人相轻来解释。褒义嗯。


inner-universe:

#击鼓传画#我们系毕业班加两位学妹加一位跨媒体和动画的同学的击鼓传画,历时好几个月,终于好了,依次 @inner universe  @幽川  @苦路  @把屎埋起来  @存在即合理  @我是朱大凤.  @余未之  @桩  @纳子 爱做梦。  @草兔子  @翅膀  @渣喵壮士  @杨不良  第14 @貓湯 @MIA 

2015-11-11

笔如刀

人文学科的穷学生,买书可不是填架子里摆好看。那是实实在在的地底熔岩,隐藏在水面下冰山。潜移默化规范了这个人界的模样。稍微移动个参数,在数理是交通事故,科学封锁。在人文那是白云苍狗,命贱如絮。

况先辈文人,笔力千钧,针砭时弊鞭辟入里。弟子不肖,一贯只修己心,少闻身外。可既为红尘人,怎离凡俗事。

便小试牛刀。

全文链接 12热度

2015-11-10

园丁

修剪心野荆棘,澄清哪些为真相,哪些是迷障。

在我这儿,嘿。真实美过善良。

2015-11-08

摘【庄子今注今译】

【齐物】


天下没有什么比秋毫的末端更大,而泰山算是最小;世上没有什么人比夭折的孩子更长寿,而传说中年寿最长的彭祖却是短命的。


天地与我共生,万物与我为一体。既然已经浑然为一体,还能够有什么议论和看法?既然已经称作一体,又还能够没有什么议论和看法?


客观存在的一体加上我的议论和看法就成了“二”,“二”如果再加上一个“一”就成了“三”,以此类推,最精明的计算也不可能求得最后的数字,何况大家都是凡夫俗子!所以,从无到有乃至推到“三”,又何况从“有”推演到“有”呢?没有必要这样地推演下去,还是顺应事物的本然吧。


所谓真理从不曾有过界线,言论也不曾有过定准,只因为各自认为只有自己...

2015-11-07

假装学理科

特德蒋写【通天塔】,讲人类夜以继日铸塔,终于触及至高无上的天穹之顶。敲破它,通往了彼端的世界。谁能想到,一线之隔的彼端,竟是人人熟悉的地面。

如同莫比斯环回到原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创作的出发点是快乐。而经历过瓶颈,我越发明白,好的创作,总是在心无旁骛、自得其乐的状态下诞生。所以我开始追求快乐,追求那离恐惧最为遥远、高高在上的平和。这是创作的结果,也是创作的方法。而创作,对我来说是这辈子最应当做的事。不做便如同是死人,缓慢沉入灰暗的泥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记起初中的科学课: 物体若受力平衡,...

2015-11-06

说话

画画大概因为没人可以说话。

全文链接 1热度

2015-11-06

【同类】

世人谬彼此非同类。

全文链接 2热度

2015-11-05

生活

生活啊,

“我必须”不算是生活,

“我可以”才是。

若非全心全意,锦衣玉食不值得过。

全文链接 1热度

2015-11-02

【道别】


全文链接 1热度

2015-11-01

悬崖

初中时候很喜欢走马路牙子。


从食堂午餐完,回教室的小马路,一侧是教学楼,另一侧是塑胶跑道,中间隔着花坛。


午餐完的那么八九分钟里走在这条小马路边,细窄的小道上,南方的太阳照在脸庞,闭眼看见一片温暖的红色。


闭着眼睛。反正不会迷路,也不担心摔倒。


但如果脚下是万丈深渊呢?


只消看一眼,就四肢无力,冷汗直流,根本不会有走过去的勇气。


永远不去走了。


闭上眼睛,看到的是同一片红色。如果我能闭目在花坛边走过而不掉下马路牙子,我也能在悬崖上走。


深渊是母亲,慈祥地拥抱着我。

2015-10-26

真相

创作是一种真实的幻觉。一旦你怀疑它是假的,就永远不可能与它共舞,把它带到这个世界了。

为什么创作有的时候,会痛呢?因为从白日梦中跳脱开来了。带着局外人的眼睛审视,说那不是真实,说那只是劳动堆砌出来的谎言。

然后因为这痛而不能实现创作了。

所以要真实。要尽可能真诚地投入。

全文链接 1热度

2015-10-26

视界

三千大千世界,每个小世界,我都有一万种观察的方法。

第十维的宇宙,包括了任何的可能和非可能,数学规则、物质构成,数学之外的评量方式,评量之外的描述方式,描述之外的感知方式,感知之外的……存在。

所有的可能与非可能。

究极精彩啊!

全文链接 1热度

2015-10-24

【明窗净几笔墨精良焚香箸书人生一乐】


有时候清明澄澈,看石头跟看自己差不多。好厉害好酷哦!活生生如假包换地就杵在那里诶!…自然的,一条被子或者一杯水也与自己差不多。而全世界有七十亿人,个个与我连生殖隔离都不存在,更可以看作是我了!有爹有娘,有苦有笑,都是神洒在世上的种子。只是生根落地的境遇不同…除开经验,百岁老人与稚儿其实是一样敏感。这样的体会,一句好酷哦不足以形容,只能说眼落到各地,处处都开出花来~……不要问我这体会有啥用,花儿有啥用呢?


吃饱喝足之后,美是第一生产力~~吃饱喝足之后,还有痛苦的话,那是奢求着美反而忘记这美了~


2015-06-18

【她】


以前画@imfichet作生日贺图的肖像,一直没有发~是出于“已经画不下去了;但并没有塑造完成”。而同样情况的画,我迫于时间所限拿去交了毕设,老师反而比“画完了但是画过了”的更加赏识。


在成长得更完美前,只要竭尽全力便好。我可以讲话。

全文链接 1热度

2015-06-18

【遗物】

 

 

事情发生的那天,原本是多好的一天!大队辅导老师刚叫我准备区里的演讲,晴朗的云在秋天的高空排成整齐的鱼鳞形状,我走回我们的家,那户小小的店铺,您却不在,只有姨夫关上卷帘门。唤我上自行车。

 

姨夫不说话,我只好攥着他的衣角东张西望:为什么要突然回原来家?我和您在店里住的好好的。您和爸爸不喜欢待一块儿啊。马路花坛,种着没见过的白色草花。三片硕大的叶,花却比叶子还要大。一簇簇小小白花,用细细红色的茎聚成一朵。无辜,却张牙舞爪。

 



不时又不时,我去三岔路口张望,熟或不熟的亲人们到来,次第拍拍我的肩膀,我的手。然后我终于听到载着您的车子。

 

从车上下来,您躺着一动不动,大家抬着您,放在外婆生前的床上。我猜您伤了胳膊伤了腿吧。阿姨把塑料柔软的圆筒塞给我,要我帮您呼吸。按一下,就有空气通过管道流进你嘴巴里。我用力按了好久,您却怎么都不睁开眼睛。我再三确认口罩是安好的,您却始终都不睁开眼睛。



 

您就这么离开了,什么都没留给我。一句话或一个眼神,您狠心得什么都没留下给我。您托付阿姨照顾我?却吝啬得连一句话都不和我说!


妈妈,


您醒来啊!

 



那天晚上,我对哥哥说,我必须坚强起来了。最爱我、唯一会保护我的人离开了,我不能当个小孩子了。不能再随性地哭,要好好的活。

 

口袋里,我有一支粉红的润唇膏,它是透明的,但涂在嘴上会慢慢变成红色。


独自守灵时,我在您的唇上抹了些。这样就红润了,像活着时一样。



我不要看见您紫色的嘴巴!




 

家门前是两块荒田,没人耕种就被被丛丛的一枝黄花占了地。这报纸上的外来物种,长得比我还高,鲜艳黄色的花,和长着锯齿的叶子,多古怪又野蛮!我提着竹竿,把它们都打掉!剩下光秃秃的茎干却打不断。

 


爸爸搜出了我藏在柜子里的您的衣服,再次丢在荒田。我第三次扒开讨厌的茎干,只敢扯下两颗纽扣带回。嵌着彩色条纹的咖啡色塑料玻璃扣。

 



骨灰倒进棺木前,大家围着绕圈。我端着香盘,一边看着脚下不摔跤,一边想着自己小小悚人的计划。然后撒灰哭灵的时候,我手伸进棺木,把一块骨灰偷偷握在了手心。

 

 

 

我终于有了您的遗物。

两颗彩色条纹的塑料纽扣,一支粉红外壳的细长润唇膏,一小块带着红血丝的白色骨灰。这是我所有有关于您的东西了。我没有小匣子,只把它们放在一个拾来的香烟壳子里,金红的硬壳,留着淡淡烟草的香气。

 



清明节时候,我给您的碑文添漆。山风卷起雾岚。头几年滴落的漆料,像一串串眼泪。


我知道,您总是在我身边的,会永远看着我,保佑着我。我看,就是您在看,我听,就是您在听,我活,就是延续您的生命。



但我还是想您,还是想您啊。

 


油画未干,被大风吹开,我慌忙下车,边推车边提着纸张。路边工人看见展开的绿色的花,笑着说好看,笑着说你父母看着画一定很开心。

 


我能让您开心吗?


您离开十年了。




所有您留给我的,只有两颗彩色条纹的塑料纽扣,一只粉色外壳的细长润唇膏,一块……


还有爱。

 


您会开心的,因为您爱我,您会为我骄傲,为我心疼。

 


我好好活,不是因为失去了爱,只能坚强。而是因为一直被您爱着,所以有力量。所以可以哭,也能坚强起来。


 

最重要的是,您对我的爱。



那才是,您给我的遗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大三绘本课,在阮老师指导下完成的。拿着手术刀清理发脓的旧伤口。然后身体才能渐渐好起来。


尽管阮老师说,画出来就是告诉世界了。可还是等到一年多后的现在,才可以承受,才把它发出来。

全文链接 39热度

2015-05-24

河流的预言

五岁左右,外婆去世,我知道了“死”是什么过程。

那年有一日独自在小河边玩耍,看到对岸拄杖走来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婆婆。然后经历了一场幻觉:我,庸碌蹉跎过几十年,垂垂老矣,而对岸一个小姑娘望着我。

当时的恼恨、懊悔和回过神来的震撼、感激,在幼年烙下了深刻记忆。这件事我不时反刍、多次记述,认为是神给予的人生寓言。

但一直弄不清它的寓意是什么。

它影响我,连同后来母亲的过世一起,使我在十几年的成长里,恐惧“时间”。恐惧长大、死亡,甚至恐惧“转变”。恐惧不安全感。

大三时漫画课,试图画这个故事。我猜想在这个片段的后续,应该是有所成长的我,不至于如孩童那么迷茫,能够放下那恐惧。

但因为自身的混乱...

全文链接 2热度

2015-05-22

亿万光年外的你

你的样子

我不知道


你是一只猫吗?

缩着爪子,团成团。


还是海边的一粒沙?

浪花来去,把你卷走冲下。


你怎样行走,用四、三,还是七只爪,滚来滚去

或者一动不动,就像棵树呀?


你在我的手心吗?

黄色的自动笔,里头装铅芯。


你在太阳上吗?

火焰烫伤你的脚底,又马上愈合。


还是你是一颗星星,

住在亿万光年外的黑色宇宙。


我想象不到你的颜色,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。

你也不知道我的。


所以我是一只猫、一粒沙;我用七只爪子滚来滚去,同时我一动不动;我是一些笔痕,一些水渍;我在太阳上;我是亿万光年外的星星。

而你也一样。


我们是一样...

全文链接 4热度

2015-03-30

【捕梦】 尼尔·盖曼

翻译:Devilwing

  有个和尚独居在山腰上的寺庙旁。庙很小,和尚很年轻,这山也算不上日本的名山峻峰。
  和尚打理着寺庙,生活宁静安闲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狐狸和一只狸猫从庙旁经过,看到和尚正耕种着他赖以为生的一小块山药地。
  狸猫看着和尚和寺庙,开口道:“让我们打个赌。我们中要是有谁能把这和尚从庙里赶走,就可以据此为家;已经很多年没有香客旅人到庙里来了,这地方总比狐穴狸巢要好。”
  狐狸绿眸一眨,展颜一笑,露出了尖牙;她甩甩毛茸茸的尾巴,从山上望下去,看了看这庙,还有这和尚;然后她望着狸猫说:“好啊,就说定了。”
  “我们轮流来,”狸猫说,“我先去。”

  在那块小小的菜园中,和尚犁完了山药地...

全文链接 4热度

2015-03-30

你不知道我的老师有多慈悲

”为什么不去向像你憧憬的模样生活呢,现在就开始。“

“一个人身上,有不同的面相,那个痛苦的人是你,但你不是她。”

“情绪是一条河,当它来时,静静地让它流淌。它会走了。”

“让各种面相流动起来,心境就变得丰盈、通畅。”

“去和自己挚爱的事务相处。”

“我们最恐惧的,不是自己有多么不堪。我们最恐惧的,是我们可以有多么丰盛、光亮。”

谢谢您。

全文链接 3热度

2014-12-16

知觉

我没有看见今晚的天空,尽管从它的底下穿行而过。天空它也没有怨我。

我没有看见篱笆里的玉兰,它也许长花苞了。我没有观察小路边是否种着杜鹃。我没有看,也没有想到它们。

我没有听自行车碾过,那些花砖有没有松动了,咯嗒咯哒响。

我没有看路灯穿过窗户,在楼道的白墙上映出一片枯瘦的树影。

没有按不亮四楼房间前的壁灯,没有摸到它的开关松落了。

我没有把垃圾袋打结,再提出去。

我没有洗衣服。把它们一件件拧干,丢进红色的桶里,再把他们抖开,晾进蓝色细伶伶的铁丝衣架,挂在原本是秋千的铁架子上。

我没有把暖水宝冲电,裹到毯子里盖在腿上。我的脚底心没有很冷。我没有又不知不觉地熬夜到了十二点。

我打完这...

2014-12-11

镇子

九点多从图书馆出来,小雨把柏油路面打湿,倒映数盏灯光荧亮一片。抬起手臂,搭上不存在的舞伴的肩,握着手,在夜色中转两个圈。

一,哒哒~二~哒哒,

家里客厅的地砖四角不同花样、连缀拼接成大块的花纹。儿时安静的夜晚,变着花样踩在各块地砖上。并步、V字步、一字步。

并不会跳舞。兴之所至,独个儿手舞足蹈也是快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菜场二楼的联华超市也关门了。学习一天,不带点夜宵回家放松片刻,便觉面目可憎。黄牛面碗必定巨大无朋、价格又贵;沙县又实在腻了。于是斟酌片刻,晃晃悠悠踏进了...

2014-12-08

录【你一生的故事 】

你一生的故事   特德●蒋 


  你的父亲很快便会向我提出那个问题,这将是我们夫妻生活中最重要的一刻,我希望专注地倾听,记下每一下细节。夜深人静,你父亲和我在外消磨了一个晚上,用餐,看演出,我们刚刚回来。我们俩来到院子里,天上是一轮圆月。我对你爸爸说我想跳舞,他答应了。我们跳的是一支慢舞,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妻在溶溶月光下舞动身躯,就像两个孩子。夜气中有一丝凉意,可是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冷。然后,你父亲说:“你想要个孩子吗?”

  那个时候,你父亲和我结婚已经两年了,住在埃利斯路。搬出那里时你还很小,不记得那所房子。但我们会给你看它的照片,告诉你发生在那所房子...

全文链接 1热度

2014-12-07

黑洞

天使只知道怪物是天底下长得最丑恶的东西,看一眼都作呕。

 

非但要绑起来,最好一箭一箭马上射死它。

 

搭箭、张弓;搭箭、张弓,到自己都觉得厌烦。怪物怎么还不消失。

 

怪物全身都被禁锢动弹不得。他因为痛楚昂首挣扎,喉咙发出低沉悚人的悲鸣。

 

为什么天使要射他?他一直被绑着,没有伤害任何人。

 

哦,可能除了天使。仅仅就怪物还没有死掉这个事实,就让天使非常生气和苦恼了。

 

厌烦到极限了,天使看着怪物,想就这么放他在这里,自己飞走算了。

 

天使于是扇开美丽的金色翅膀想飞回充满光明的天上去。...

© 余未之 | Powered by LOFTER